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真?妄想同萌】(4.1)【作者:kkmanlg】
【真?妄想同萌】(4.1)【作者:kkmanlg】
字数:57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第四章战争前奏淫曲(1)

  加鲁夏克城砦,梅因费鲁军跟神那教军队的将领,分成两排坐下。

  「到底要让我们等多久?若不能守住这座城砦,敌人就能一路攻向王都了!」
  坐在梅因费鲁军一方最前头,双眼高吊的青年相当愤怒,重重拍了桌子,连桌上的葡萄酒杯都跟着摇晃。

  加鲁夏克城砦气氛相当沉重。

  毕竟,加鲁西亚军大摇大摆扎营在国境,封闭梅因费鲁通往国外的唯一道路。
  对小国梅因费鲁而言,国内的粮食生产不足,必须以矿产资源进行贸易,才能获得足够的粮食,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肯定会对国内经济造成打击的。
  而且,加鲁西亚军在国境线按兵不动,明显就是要等梅因费鲁军主动攻击。
  「如果不把他们赶走,军队来到这里不就没有意义了吗?你们神那教的援军,难道只是来这里游览一番吗?」

  青年抬头,狠狠瞪着远方。

  那个方向,飘扬加鲁西亚军的军旗。

  若是能够痛快杀上一场,那还没有话说,但连日来都是互相对峙,这种紧张气氛,让他终於怒吼出来。

  「加里亚斯王子,冷静一点。,」神那教军队将领,开口安抚王子,「身为王子之人,何时都不能失去理性。」

  「海老原将军,你要我怎么冷静?敌人的攻击,一天比一天激烈了啊!」王子压抑不住愤怒,逼问坐在对面的中年将军,「然而,你们援军抵达五天,也缩在要塞里五天……海老原将军,难道神那教要舍弃与我们的盟约吗!?」

  自从收到加鲁西亚挥军进攻的消息後,率领神那教援军进驻加鲁夏克城砦的人,就是王子眼前的海老原宰久。

  之前几年加鲁西亚进攻,神那教每次都会基於人魔共存的盟约,派出援军协助梅因费鲁击退敌人。

  毕竟加鲁西亚是光明阵营的大国,一旦消灭了梅因费鲁,他们是不可能放过暗阵营的神那教,教徒肯定被杀得一个不剩。

  所以,神那教派出援军,目的不只是遵守盟约,也是为了守护自身生存,坦然面对大国加鲁西亚。

  加里亚斯对此相当清楚,所以神那教援军按兵不动的作法,就更令他无法接受。

  可以的话,他现在就很想出兵,将要塞外头那些敌兵通通赶走,然而他不能无视跟神那教的盟约。

  即使梅因费鲁也是隶属於光明阵营,神那教则是暗阵营,但梅因费鲁能够接连击退加鲁西亚的进攻,都是由於神那教的大力协助。

  这份同盟关系,已经持续数十年以上,加里亚斯对此很清楚,如果不跟神那教合作,梅因费鲁绝对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「加里亚斯王子,我等率军前来此地,已经说得很清楚了——在修伊。爱尔萨德抵达之前,我军不能踏出要塞一步。」

  海老原宰久态度依旧相当冷静,任由王子动怒,他本人五天来都是一样表情。
  这五天当中,加鲁西亚军队若是展开进攻,神那教军队也会协助防御要塞。
  但问题在於,神那教不愿出城进行野战,无论加里亚斯如何挑衅,海老原宰久说不出战就是不出战。

  接连五天斯杀,加鲁西亚的旗帜依旧在要塞外头飘扬,让担任总指挥的加里亚斯,感到相当刺眼。

  「都已经五天了,连个人影都没看到!你们该不会是以此当作藉口,不想出战吧?」加里亚斯改口,想要刺激海老原宰久的尊严。

  当然,加里亚斯不可能单独让梅因费鲁出阵,这样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「如果王子这么想的话,我也没办法。」岂料,海老原宰久只是耸耸肩,不当一回事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王子也想减少损伤吧?在这一点上,我们想法是共通的。」

  「那你宁愿继续让士兵战死?只为了一个不晓得会不会出现的人?」加里亚斯拍了桌子,狠狠瞪着海老原宰久。

  「没错,无论多久都要等下去。」海老原宰久也正面迎向王子的眼神,表示他不是开玩笑的。

  「咕……」

  「王子想要自己率兵出战,我等也不会反对,只是,下场请王子自行负责,我们不会过去救王子的。」海老原宰久加上这句话。眼神很认真,代表他不是开玩笑的。

  但是,听在加里亚斯耳里,跟挑衅没什么两样,「你是说我会输吗!」
  「不会输,但也打不赢。梅因费鲁擅长的是防守战,进攻只是自寻死路,王子对此应该很清楚吧?」海老原宰久耸耸肩,面带苦笑。他的语气没有丝毫轻蔑,只是单纯说出自己看法。

  「可恶……你们只不过是援军——」

  「兄长,是否该到此为止了?对神那教,不能如此失礼。」加里亚斯愤恨不平,冲到到想要拔剑时,响起一道清脆女声,硬生生打断他。

  一名拥有均衡美貌的少女,优雅上前。长度直达膝盖的金色长发,在燃起灯火的营帐中,可以说是闪闪发亮,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——还有,那对将女用铠甲高高撑起,每次踏出脚步时,就会沉重摇晃的胸部。

  若是把女用铠甲卸下,胸部肯定会充满弹性蹦出来吧,至少超过120公分的庞大分量,更是拥有超越美丽金发的存在感。

  少女凛然挺起背部,那对乳房更是直挺挺横在胸前,没有丝毫被重力拉扯的迹象,依旧保持完美形状。

  这对胸部到底有多大?不,在浮现这个念头之前,反而会更想问,这种分量的物体,为什么会长在胸前?

  而且,少女一点都不胖,身体曲线甚至比一般女性更加纤细,饱满过头的胸部,下方就是葫芦形的腰身。

  身材纤细美丽,仿佛只有胸部一带,进行了非同小可的造山运动,胸甲直接撑起了十公分,腹部一带已经直接悬空了。

  穿上女用铠甲,胸部占据的范围依旧这么广大,想必作战的时候,该如何保护这对胸部,是少女最烦恼的问题吧。

  少女头上戴着一个白金色的宝冠,上头镶了各色宝石,一看就知道是最高级工匠的作品,这也表明少女代表的身分。

  「公主殿下,真的很抱歉……」海老原宰久对少女低头。

  少女只是轻轻摇头,露出浅浅笑容,「不必道歉,一般故事不是都这样吗?主角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才登场,本公主也只要最後的结果,就是人魔共存的胜利。」

  「是,公主殿下能够理解,就再好不过了。」海老原宰久摆出殷勤态度。
  少女也是点点头,接着看向王子。因为,自己的哥哥,正摆出愤恨不平的态度。

  「人魔共存……那个修伊吗?哼!」

  「兄长,您似乎对此抱有异议是吗?」

  「对人魔共存的这件事,我没有意见,毕竟父王也是这么主张,问题在於,修伊那个人!」

  「修伊大人怎么了?本公主相信他今天一定会出现,兄长就不能有耐心一点吗?」

  「耐心!?我们可是缩在这座要塞五天了啊,还要继续期盼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修伊!?出现了又怎样?还不是会跟那个大胸部的巴——」

  少女的眼神扫过来,看见自己妹妹心中的期盼,加里亚斯更不爽了。

  所以,他打算说出自己猜测修伊迟到的原因——应该说是爆料,对於修伊跟巴之间的关系,他还是很清楚的。

  「王子,抱歉,请过来一下。」

  「干嘛?修伊跟巴两人肯定正在爽——呜!」

  在加里亚斯爆料之前,就被海老原宰久勾着脖子,拉到营帐角落。

  接着,从所有人看不见的角度,海老原宰久直接赏了加里亚斯肚子一拳。
  海老原宰久压低声音,对痛苦弯曲身体的加里亚斯说道:「王子……您应该知道,接下来的话是禁忌吧?」

  「所以说,修伊迟到的这五天,果然是把巴插得死去活来了?尽情揉捏那对大胸部?可恶,我也想揉巴的胸部啊!」加里亚斯按着肚子,一边喘气一边询问。
  巴的胸部比妹妹更大,想要揉揉看也是人之常情,更何况,王宫里没人拥有比巴更出色的胸部。那种远远超过叁位数的胸部,简直可以说是凶器——不,是胸器!

  不过,一个王子摆出这种态度,有够恶心的。

  「王子啊,米榭鲁公主的胸部不是也很棒吗?那种炮弹状的胸部,一样也是美到要人命吧?为什么不揉妹妹的胸部?」说到胸部话题,海老原宰久当然记得把音量放低。

  此时,加里亚斯脑袋也凑过去,两个男人围在角落窃窃私语。

  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回过头来,瞥了米榭鲁公主一眼……应该说欣赏了那对高耸胸部一眼後,又立刻转头回去讨论。

  「你别看米榭鲁那样,她对胸部的防御可是相当严密,别说揉了,连擦到边都是不可能的。」

  「王子真没种啊,您难道没有为了胸部,赌上一切的觉悟?」

  「混帐……那我反问你一句,你敢揉巴的胸部吗?你也见识过巴的乳摇吧?胸部晃起来的程度,被敲成脑震荡我也甘愿。问题是,你敢真的去揉?」

  「您这不是要我去死吗!?巴可是近卫流免许皆传,神那教最强的神乐巫女——呜!」

  「吓——怎、怎么回事!?」

  「咻——」

  「扎——」

  「乒!」

  听见这一连串的声音,两人表情僵硬,脖子有如故障的机械那样,慢慢往右转。

  只见到一把刀刃相当长的野太刀,正好从两人中央的些微空间飞过,直直刺中支撑营帐的柱子。

  野太刀飞来的力道相当强劲,整个刀身有一半穿过了柱子,剩下的另一半刀身,随着刀柄不断摇晃。

  而且,整把野太刀闪烁微微蓝光,柱子在一瞬间就变了冰柱!

  只要野太刀飞的角度稍有不对,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,这两个军队的最高领导者,脑袋恐怕就多一个洞了吧。

  「!」

  有能力办到这等技巧的,只有一个人——他们战战兢兢回过头去。

  此时,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眼前的——是巫女服——不,是巫女服胸前的巨大隆起物。

  神圣巫女服底下,足以塞住两人视线的巨大胸部,虽然只能看见侧面,但夸张份量早已让两人说不出任何一句话。

  如果米榭鲁公主的胸部,可以用炮弹来形容,那么,挡住两人去路的这对胸部,只能用「革命」两字来命名吧。

  胸部革命,质量远远超过一般人理解程度的完美胸部。

  但是,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,这两个拥有崇高地位的男人,根本不敢欣赏这对胸部,他们脸色苍白,将视线从胸部移开。

  两位军队领导者吞了口口水,脑袋往左转,那是一名脸色森寒的神乐巫女,巫女服手腕袖口的桔梗纹家徽,已经说明她的身份。

  斋宫大御巫第四位——月夜野巴。

  巴毫无畏惧,胸部横在两名男人眼前,伸出右手握住野太刀拔出,将刀子从柱子上拔出来的反作用力,让沉重胸部晃了几下。

  即使刚刚还在讨论巴的胸部,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也不可能真的去摸。毕竟,巴刚刚无言扔出来的这一刀,个人实力展露无遗,他们自然没有那个胆子性骚扰。

  「记住,我的胸部只有主人能摸,我的全身上下,都是属於主人的,不许任何人冒犯。所以,若有下一次……後果两位应该知道。」

  「是!」

  「是!」

  巴的身上,感觉冒出混浊的黑色气息,让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只有猛点头的份。

  刚刚不偏不倚穿过两人中间的这一刀,让他们很清楚,手中握着野太刀的这名神乐巫女,是绝对会动手砍人的!

  胸部、胸部就在眼前!

  但只要敢伸出手,在手指碰到巫女服的高耸隆起之前,手腕就会先被砍掉了。
  不过,当巴将野太刀收回到背上的刀鞘之後,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改变。
  她退後一步,露出迷人至极的笑容之後,对两名军队的领导者90度恭敬低头。

  经过细心呵护的黑色长发,轻飘飘滑落下来,那对份量过於夸张的胸部,也受到重力拉扯,仿佛快蹦出巫女服了。

  巴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,确确实实遵守古礼,很有名门之後的器质。

  「那么,迟到这五天真的很过意不去,我现在立刻去请主人过来。」说完这一句话,大御巫就晃着那一头长度直达膝盖的长发,踏着恭谨脚步离开营帐了。
  那抹背影,以及从背後看、依旧满出腋下两侧的乳房,直到巴整个人消失之後——

  「呼……吓、吓死我了……」

  「王子……我就说了……巴可是顺风耳啊……」

  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,终於从命悬一线的危境中脱身,两人背靠背无力地坐在地上。

  胸部,是需要赌上性命的东西,他们现在深刻体会到了。

  过了十几秒钟,营帐入口再次传来脚步声,那是跟巴不同,跑得很急促地声音。

  加里亚斯跟海老原宰久,两人仿佛活死人那样,慢慢抬头——

  「父亲、父亲!修伊终於到了,您也差不多该——父亲!您是怎么回事!?」一名穿着爱津学园制服的少女,大口喘着气跑了进来。

  由於匆忙赶路的关系,少女脸上渗出一层薄汗,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。
  从少女胸部隆起的高度、以及胸前的紧绷程度来看,这对乳房明显很勉强才塞进制服里,现在更是随着喘气频率,持续重重地上下弹跳。

  这件制服领结绑着的缎带,是鲜艳的红底白边,代表少女是二年级的学生。然而,这对胸部一点都不像是二年级该有的规模,简直可以匹敌米榭鲁公主了。
  「舞啊……你如果是要报告修伊抵达的消息,可以不用说了。」

  「咦?父亲已经知道了吗?」

  「是啊……巴比你早一步进来露脸,等下修伊就会被她拖来了。」

  海老原舞歪着脑袋,长度刚好超过肩膀的水蓝色双马尾,也跟着歪向同一边。
  面对女儿,海老原宰久总不能说,自己刚才差点被巴弄到没命吧?

  看看自己女儿的胸部,似乎又比今天早上大了一点,制服隆起显得有些不太自然,加上身体飘出来的微微乳香,海老原宰久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  「你有听完神乐了吧?我也有听到,跟这五天来的神乐完全不一样,那是效果增幅型的神乐,大家听过之後,力量也会跟着增加,只有修伊才能带出这样的神乐啊……所以,下次你要参与其中,累积演奏经验也是很有帮助的。」

  「是的,父亲,我会记住您说的话。」对於海老原宰久的告诫,舞点点头。
  舞自己也很清楚,自己虽然只是聆听神乐,但身体依旧对神乐起了反应,胸部显得相当鼓涨,呼吸也有点苦闷,感觉力量随时都要爆发出来的样子。

  只有加里亚斯,用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海老原宰久。这个大叔,跟之前比起来简直换了个人。

  「所以,修伊既然来了,代表最快就是明天开战。先去洗个澡,把身上的味道给冲掉,然後赶快去睡觉,养好精神,让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,明天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了。」

  「这可关系到开学的分班呢,为了给月夜野导师留下好印象,我得努力才行!」舞这么说完,握拳替自己打气後,一个轻盈转身就离开了。

  短到极点的格子裙,也跟着轻飘飘转了一个圈。

  少女来去如风,只留下几许让人忍不住想多吸几口的清新乳香。

  「接下来——」虽然在女儿面前,是一副被吓到坐在地上的难看姿态,但海老原宰久也不太在意,他拍拍身上的沙子之後,站起身来,「王子,可以从头再来一轮了,等等才是重头戏啊!」

  「是啊……先把胸部放在一边吧。」

  海老原宰久的这句话,让加里亚斯跟所有人大梦初醒,重新回到各自的位置上,等候即将来到的那个人。

  巴的态度、以及舞表现出来的积极气势,表示神那教巫女做好战斗准备了,他们自然也不能落後。

  米榭鲁公主身体些微後仰,挺起女用铠甲底下、尺寸跟小玉西瓜不相上下的乳房,看着营帐入口。

  宝石般的美丽眼珠,充满期待紧盯营帐入口,拉长耳朵聆听渐渐靠近的脚步声。

  没错,战斗才正要开始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